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陳相宇

從情理法到社會共識:綠營成功背後的文化策略與亞洲傳統價值觀


回答某位用戶的留言,因為實際上,綠營對於事實的闡述是基於符合民情或是民意需求的事實上的闡述。因此,如果你用科學或物理上的討論角度,可能基本上會發現無法與之對接。這是因為科學或理性上的討論與綠營的討論不容易對接,特別是在華人世界圈裡,通常討論是以情、理、法為出發點,先談情、再談理、最後才是法。


在這種情況下,談理不容易成功,因為前面還卡了一個“情”的階段。這樣做的原因是,在亞洲或儒家文化圈,長久以來都是按照這種規則進行的。所以,當你想用理或法去討論時,通常會在第一關就失敗,因為對方可能不會用理和法來回應,除非你在美國。在美國,你可能會先看法規、再看理論,然後才是情感,但即便在美國,用這套理論也不容易,因為討論法律或理論更為複雜。


在亞洲,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就採用了更簡單的情、理、法規則。但在美國,要討論理論或法律並不容易,且討論可能會非常耗時。無論是在美國或西方國家,都非常強調理論基礎或法學規範必須達成一定的共識。


因此,在亞洲國家,你必須依照情、理、法來處理問題,這也是為什麼綠營能夠成功,因為他們實際上根據社會上的一些實務經驗來處理事情。而藍營之所以不成功,是因為他們不是從人民的概念來看待問題,而是從法律或理學的角度,這在社會上不易應用。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藍營在中國大陸失敗,因為他們直接將美國的做法移植到中國,但這會遇到很大的問題,導致他們最終只能撤退到台灣。同樣的錯誤也導致綠營的支持率從零提升到50%以上。


因此,除非你移居美國或西方,但即使在美國,用這套理論也不容易被接受,因為美國人可能會用很多法規來與你討論,討論可能永無止境。所以,在亞洲,必須用情、理、法的方式來解決問題。在台灣,要獲得選票和民意支持,必須根據社會上的共識和理念來行動,而不是單純用理論或科學來說服民眾。


這就是為什麼某些理論可能會遇到問題,因為他們可能缺乏在社會上接觸的經驗,所以他們可能會有這樣的理論。但這不是說不好,而是社會上還是需要一些妥協的價值,這就是你要贏得選票的方式。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